<em id="zvsdd"></em>
    <em id="zvsdd"></em><dd id="zvsdd"><pre id="zvsdd"></pre></dd>
  1. 红与黑:深度起底陈小平“用疟疾治疗癌症”

     

    司汤达《红与黑》:人做了最残忍的事,但是不感到残忍。...

    红色猪年:中国人发明“癌症克星”
    司汤达《红与黑》:
    热情最会伪装,须知欲盖反而弥彰。



    大年三十,一个叫陈小平的人,引爆了整个官媒及自媒体,中国科学家用疟疾治愈病危晚期癌症?屏霸整个春节。

    网上一片喜大普奔,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中国人率先找到了癌症克星!癌症能治愈了!

    陈小平为猪年春节增添了很多红红火火的节日喜庆!



    据世界卫生组统计:截至2018年,全球估计有1819万癌症新增病例以及960万癌症死亡病例。

    我国每天约有1万人确诊癌症,相当于平均每分钟就有7个人确诊癌症。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男性最易患的类型均为肺癌,占所有癌症的14.5%。

    根据刷屏的“疟疾治疗癌症”信息,中国人找到了癌症克星?以毒攻毒,用疟疾治愈晚期肺癌!这可不是假消息,中科院都发声了哦。



    很多民众欢欣鼓舞。如果治疗癌症的效果显著,这项研究不仅对科学界也是对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该项技术的突破为癌症患者带来了福音。

    黑色悬疑:疟疗肺癌,靠谱吗?
    司汤达《红与黑》:
    嘻笑就是虚伪的舞台。


    作为长期与肺癌战斗的临床医生,我们最近也收到了很多朋友询问:

    网上热传的“疟疾治愈肺癌”,到底靠不靠谱?
    我们研究了大量文献资料和各路消息后,认为:陈小平用早期的探索性研究初步结果,对公共媒体发布的“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癌症”获得成功的做法,相当轻率

    特别担忧这种夸大宣传对民众的误导,而且,疟疗本身安全性存疑,恐引起公共卫生安全危机!
    疟疗的理论根基:立不住
    司汤达《红与黑》:
    谦卑地聆听那些让人站着都能睡着的蠢话。
    近代医学史上,人类用免疫反应来预防疾病,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战胜天花。早在17世纪,英国的琴那医生用涂抹牛痘疱液的方式来预防天花。

    现代科学技术已经能够分离提纯各种抗原,完全可以精准区分出哪一种抗原产生的免疫反应对肿瘤有治疗作用,进而通过基因工程的方法,精准研发肿瘤治疗药物。

    用活体疟原虫刺激,全身免疫反应本身就是一个很奇葩的思路:为了免疫反应在人体内,接种活体病原体,名其名曰“以毒攻毒”治愈癌症就不符合科学和医学基本逻辑和基本准则了。

    对于肺癌而言,各种靶向治疗药物以及癌症免疫药物(Opdivo和Keytruda)已经上市,并且在好多不同的癌症类型当中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正规途径治疗肺癌,比这样盲目的用疟原虫活体输入人体治疗,要安全有效得多。

    陈小平的研究方案,问题很严重!
    司汤达《红与黑》:
    在错误面前,个性是那么渺小和无力。


    (1)首先纳入标准和排除标准就不严谨,没有排除已经有疟疾感染的患者。
    (2)其次,它的伦理委员会里面是否有流行病专家?用活体疟原虫接种,是否经过流行病,公共卫生安全的风险评估?
    (3)陈小平研究的全部支点:在于青蒿素能够完全控制住人为疟原虫感染。整个医疗方案,过于依赖青蒿素的治疗。一旦出现耐青蒿素的疟原虫…………整个对人类卫生保健系统来讲,将是一个灾难,会不会培养出类似于超级细菌的超级疟原虫?
    (4)《患者知情同意》里面,是否充分告知:患者接触接种的是活体疟原虫,对其身边的人,特别是密切接触的人,有可能有传染性?疟疾的传播并不只依赖于蚊虫叮咬,密切共同生活,比如说通过接触血液,母婴垂直,都可以传播疟疾。
    (5)他的早期动物研究方案里面,两组小鼠分别接种了肿瘤细胞和肿瘤细胞加上疟原虫来观察疗效,没有做青蒿素组的空白对照。他们忽略了青蒿素对肿瘤的作用。
    (6)即使从最乐观的角度出发,陈小平的研究获得成功。试想:哪个国家会允许大规模推广这种抗肿瘤的方法?恶性肿瘤死人,难道疟疾就不死人吗?人为制造疟疾,无异于人类的一场大灾难。



    陈小平自信疟疾不会扩散的理由之一,就是广州没有疟疾的中间宿主按蚊。但广州没有不代表广东没有,广东没有不代表云南没有。而云南恰恰就是我国疟疾的高发地区之一。陈小平研究的三家参与单位就有云南省的医院。在疟疾高发区人为制造疟疾发病,其后果是否得到充分的生物安全评估?



    (7)医学伦理方面,陈小平正在招募志愿者的“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实验性医学研究”,将人体临床试验拉回到野蛮医学时代。这种做法是违背现代医学伦理学和基本医疗行为准则的。建议有关部门对其伦理学审查程序进行调查。
    区区2名患者“可能治好”=疟疾治愈肺癌?
    司汤达《红与黑》:
    真实,严酷的真实。
    陈小平提到“可能治好”了的两个患者,根本不能被当做疟原虫治疗有效的案例看待,更不能作为成功案例进行大肆宣传。



    陈小平说:一个患者用疟原虫治疗之后,肿瘤形状变化,因此用手术切除,无病生存至今。

    这个案例的治疗,所谓“螃蟹状”病灶转变为“斑块状”,“变成了一个瘢痕”,这种完全不专业的影像学和病变性质描述,在医生看来,基本到了可笑的地步!你真拿当我们白痴啊?!

    这个患者,同时有没有接受其他治疗不得而知,切除肺癌的手术反正是做了。这样复杂的治疗,能简单归功于疟原虫疗法么??不可以!

    神医套路:利用患者焦急无奈的恐癌心理
    司汤达《红与黑》:
    语言是用来掩盖人的思想的。
    陈小平说:不管疗法到底如何,给走投无路的患者,提供一个选择,是不是好的?!

    用常识你就可以判断:世界上大多数医疗骗局都是这个套路:反正你也没办法了,干脆死马当成活马医。

    权健这么说,大师这么说,神医也这么说。

    这个说法的说服力是很强的。

    它很好的利用了癌症患者焦急无奈绝望的心理,和对医疗知识的不熟悉,趁虚而入。
    陈小平的中科蓝华商业蓝图
    司汤达《红与黑》:
    一旦拥有了高贵的血统和庞大的家产,古怪就不但不可笑,反而显得不同凡响!
    中科蓝华官网显示:陈小平为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CEO)。原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感染与免疫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陈小平任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时的课题组研究骨干之一秦莉为该公司首席技术官(CTO)、CEO助理。2015年毕业于陈小平课题组的博士胡文现为中科蓝华基因编辑部项目首席科学家、副研究员。


    中科蓝华于2013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1900万元,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柯宗贵。

    柯宗贵也是上市公司蓝盾信息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

    陈小平也兼任蓝盾有关4家公司的经理。
    蓝盾股份的全称为蓝盾信息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15日,以16元的发行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其登记的经营范围为,计算机软、硬件开发;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布线,承接网络工程建设项目等,与癌症等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蓝盾股份股票一路下跌,相比76元的最高价,跌幅超过90%。从蓝盾股份的财务报表来看,2018年第二季度营业总收入增长率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减少45.27%,第三季度同样出现负增长,同比减少3.17%。



    这则“疟原虫治癌”消息发布后的三天中,蓝盾股份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这个故事,和一些拉投资、策划上市或者利用新消息搅动股市的套路,是不是特别相似?
    陈小平曾在美国疟疗?被严厉警告
    司汤达《红与黑》:
    人做了最残忍的事,但是不感到残忍。




    世界卫生组官方消息显示:疟疾合并HIV感染每年导致2百万人死亡。

    疟疾治疗HIV,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
    陈小平的用疟疾治疗HIV的所谓以毒攻毒策略,完全站不住脚。
    涉医信息疯传的中国式闹剧
    司汤达《红与黑》:
    舆论带来了自由,也插手了与之无关的事情。


    一年多前的新闻(2017年10月19日的新闻)看起来,和今天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为什么在农历己亥春节前后疯狂传播呢?个中缘由我们不去揣测。

    纵观疟原虫治癌的整个传播过程,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离不开某些非专业媒体吸引眼球的大肆渲染和推波助澜,这些浮夸内容会让没有辨识能力的普通癌症患者难以分辨真伪。
    另外,作为该临床研究的负责人,陈小平研究员在公开场合使用极易误导大众的描述“五个有效 两个可能治好”,不太合适。
    一个早期研究的初步成果,被过度解读,夸大宣传后的负面效应可想而知,部分肺癌患者可能误认为疟疾能治愈肺癌,而延误正规途径治疗肺癌的时机。

    正如王立铭老师在评论中所说的,“忽悠新闻可以千万次阅读几万次转发,澄清的文章。。。”。



    在此,我们呼吁广大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同行尽可能的向身边的亲朋好友澄清一下所谓的“疟疾治愈癌症”的实际情况。
    专家发声
    司汤达《红与黑》:
    礼貌,就是不让坏脾气发出来。


    肿瘤生物治疗专家点评:相关报道被媒体夸大,首先逻辑有问题:(1)提到使用抗疟疾的药物——氯喹来治疗肿瘤,又用此来证明疟疾可治疗肿瘤,这在逻辑上是正好相反的;(2)提到的有效率50%是不对的,十个病人中最多可能有两个得到缓解,如果按照已公开的影像数据,以及实体瘤的疗效评价标准(Recist),似乎尚不足以支撑缓解,另外样本量少;(3)该项研究的信息披露并不完整,关于入组病人的信息仍不清楚,比如多少病人是真正的晚期;(3)临床研究质量控制在细节上是欠缺的,比如按照GCP要求,病人的病号及病人缩写不能公开(病人的名字清晰的显示在影像资料上),部分专业术语还有待商酌的;(4)疟疾是有传播风险的,从公众风险来说,使用疟疾来抗肿瘤也要考量到公众因素;(5)该研究中大部分病人是没有受益的,至少没有显著地受益。总之,这项研究中好多细节没有披露,我们不能做出很完整的解释或阐明,同时媒体在报道此项研究时也有夸大之嫌。
    2月7日,钟南山院士回应称:目前该项研究仍有很多未知数,尚没有充分的证据和足够数量的案例证实该方法有效,个别案例不足以说明问题。现在看起来有一些苗头,但是下结论太早了。

    钟南山还称:感染疟原虫会导致病患出现周期性发烧等各类症状,目前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发烧太高需要控制,另外,感染疟原虫之后,病人要被特别防护,防止蚊虫叮了病人之后传染疟疾
    结语
    司汤达《红与黑》:
    时间,既是无情的,也是公正的。
    对癌症患者来说,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有意义的科学进步,而不是“镜中花水中月”式的夸大和虚假宣传。

    希望这类中国式闹剧少一些!

    愿天下无癌!

    参考资料:

    1. Chen et al PloS ONE 2011;

    2. Qin L et al Infect Agent Cancer 2017;

    3. 浙大王立铭教授万字长文;

    4. 咚咚癌友圈:媒体跟风+院士带队+央视报道: 疟原虫“治愈”癌症, 中国式闹剧火了;

    5. 挣脱枷锁的囚徒:陈小平的癌症“疟疗”将人体临床试验拉回到百年前的野蛮医学时代;

    6. 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实验性医学研究 CHiCTR-OIC-16008547;

    7. 中国注册临床试验伦理审查委员会伦理审查报告;

    8. 澎湃新闻:专家:疟原虫治癌目前仍在临床研究,大众存三大理解误区;

    9. 中国科学院网络化科学传播平台 格致论道:陈小平:疟原虫成为抗癌生力军;

    10.?2010-2017年上海市疟疾流行特征分析 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 2018. 12. 36.6;

    11.? 广东省湛江市疟疾流行与防治历程及消除措施评价 中国热带医学 2017.17.1 79;

    12. 疟原虫青蒿素耐药分子机制探索?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 2018. 12. 36.6;

    13. 环球老虎财经:疟疾治癌陈小平:中国药神还是投机商人?

    14. 世界卫生组官网:Malaria in? HIV/AIDS Patients 2017;

    15. BioArt:专家点评“疟疾治愈癌症”:使用“治愈”易误导大众;

    16.?世界卫生组官网:Global Cancer Statitics 2018.


        关注 大医精诚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北京体彩36选7助赢手机版_北京体彩36选7做假嘛? 向日葵| 范玮琪| 新加坡| 赵丽颖产后状态| 郭采洁向汪峰道歉| 王仕鹏| 玉兔二号画月饼| | 赵丽颖产后状态| angelababy|